脱线女士

手生了!

来个锤基的段子
大锤: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是不是我陈……呃不我丁大锤走出去,基师妹就不会秃?

高天尊:是的,这一点我作为萨卡星人可以向你保证

大锤跳了出去……很快没有了头发

之后没过多久他的肾又被捅了。

基师妹:本公举秀发一直很浓密,锤师哥你是不是脑子不够用了诅咒我变秃?

sdcc上Funko新出的手办
炒鸡可爱有木有😭

[伪谷阿莫体]三分钟讲不完一个土味拉郎故事

本文是个非常沙雕的拉郎文

男主角女是小公举妮妮
男主角男是《猛龙过江》里面的唐龙(没错就是BruceLee演的那个)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土味的拉郎故事

具有钞能力眼睛blingbling大的男主角女史铁柱在被大紫薯魔王欺负得嘤嘤嘤之后,带着那颗原谅色宝石会和你无限谈条件的史传奇把史铁柱和他的培(包)养对象小朱佩奇一起传送到了我们观众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地方,那就叫过去吧。

因为史铁柱在这个地方无法使用钞能力,所以他和小叽居被一位中餐厅的老板,漂亮的老板女收留在餐厅里修理点唱机,为了能够借到老板女餐厅里的古董电脑,史铁柱不惜使用色相……我是说史铁柱不惜使用体力去接老板女爸爸给她介绍来的帮手。

差点忘了说了,在史铁柱和朱佩奇来这个中餐厅之前,老板女开的这家餐厅的地皮被一个大魔王老板的公司看中,但是老板女表示不想卖掉家里的餐厅,于是大魔王经常拍一些地痞来骚扰老板女的餐厅,于是老板女的爸爸决定为她找一个帮手,也就是我们的男主角男

于是史铁柱和朱佩奇开着车到飞机场去找男主角男。

与此同时,男主角男阿龙因为语言不通表示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要在这里的时候,非常巧地看到了眼睛blingbling比卡姿兰大眼睛还闪的史铁柱,于是两个人就是狂甩……呃不,史铁柱只是拿起他的那根……墨镜而已,然后戳了两下,没错就是那种一见如故让人十分心动的感觉,史铁柱激动的问他是不是叫Bruce,然鹅阿龙听不懂史铁柱的嘤文,于是史铁柱和阿龙之间就被语言给隔开了啊。

然后史铁柱带着男主角男开着老板女的车子私奔了,科科,我骗你的。史铁柱借到了老板女那台……古董电脑,然后他和朱佩奇用他们的那根……电线联系到了失散多年的管家男老贾,老贾告诉史铁柱他们现在被传送到了1972年的罗马,但是老贾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联系到了史铁柱,或许是他看到了史铁柱blingbling的大眼睛不得不出来了吧,史铁柱让老贾帮忙做他的翻译,没想到有一天晚上,那群流氓又来打算打砸老板女的餐厅,这次正巧被史铁柱和朱佩奇看到,史铁柱表示老子虽然现在没有战衣但是老子有老贾和朱佩奇还怕你们这几个炮灰,可是就在史铁柱话音刚落就看到朱佩奇被地痞给威胁了,这时终于从洗手间了出来然后突然出现的男主角男阿龙哼(ノ=Д=)ノ┻━┻、哈不出两个回合就打趴了来骚扰餐厅的流氓。

而此时的史铁柱看着阿龙,又是这该死的心动,史铁柱想和阿龙学功夫,不仅是因为阿龙长的像自己衬衫上的一位故人,更重要的是他们两个不仅身高一样,而且都有一双blingbling的卡姿兰大眼睛,而阿龙觉得这个歪果仁虽然和他语言不通,但是他也被史铁柱的卡姿兰大眼睛吸引了,阿龙也感受到了那该死的心动。

于是史铁柱每天带着阿龙出去看风景,打打炮……灰,顺便教他嘤语,睡前给他讲复仇者联盟的故事,就这样一年过去了,阿龙在新年前夕收到了一封大魔王老板送来的死亡信,如果他半夜十二点之前不离开罗马,他就派杀手杀掉阿龙,这时候我们的男主角女史铁柱就坐不住了,就在半夜十二点到的那一刻,大魔王的炮灰助手或许是忘了看眼科把男主角女当成了男主角男,绑架了史铁柱,本来想要离开的阿龙似乎感觉到了不对,于是带着其他人准备去营救史铁柱。

可是史铁柱也不是吃素的,他每天晚上除了给阿龙讲复仇者联盟的睡前故事以外,他都会和老贾拿出那根又粗又长的电线暂时修好了朱佩奇的战衣,让老贾操控着战衣把自己给救了出来,因为是暂时修好的,所以持久度比较差,最后阿龙和史铁柱一起帮助老板女保住了餐厅,可是阿龙表示还要去帮别人,自己要一个人浪迹天涯了,这时史铁柱决定狂甩对方……我是说史铁柱表示自己可以跟着他一起,说不定以后会带他去看自己战衣炸成烟花的奇观,科科。

本视频(误)配合《粉红色的回忆》和《摇太阳》会有沙雕的土味奇效,感谢你们能看完,沙雕故事还没结束,科科

今天重新看复联2才想起妮妮有一件这么扎眼的衬衫……
这应该算是两个男神同框了……吧……(话说之前我粉上BruceLee就是因为妮妮这件私服,然后险些爬墙……抱头跑……)

最后得知这是RDJ私服的时候还是要说一句:

天有多高,妮有多骚

伪•漫威猫咪后院(沙雕向)

占tag道歉先

下面是游戏介绍:

漫威猫咪后院与一般养成游戏的不同的地方在于,大家可以撸喵化版的复仇者、叉男人们,顺便还可以吸他们(误)。

这款游戏不用担心猫化的英雄们会饿死、不照顾它们也不会发生猫咪家暴啊、猫咪内战啊、沙滩离婚啊、阿灭打响指等各种问题。
注:本游戏对会捅肾的猫咪不做要求。

因为它们就只是把你的后院当复仇者基地、泽维尔学院或者是场面人的体育场(划掉)。

来去如风到有时你还不知道它们来过。

同时,这款游戏操作起来也很简单。游戏的背景设定在家里的后院,除了无限量供应的猫粮狗粮(斯塔克公司赞助哦)外,其他供猫咪们玩乐的物品都可以用银鱼干、金鱼干或者振金鱼干来交换 。

猫咪们在达到一定感情时会赠送给你稀有的礼物,你可以卖掉或者留着,礼物可以打开隐藏的猫咪。

下面是几位喵喵的介绍。

妮妮喵
获得条件:
①金鱼干数量达到1000,或者有一个振金鱼干(几率为中)
②获得邻居金毛史蒂乎的任意礼物(几率高)
③获得班纳喵赠送的裤子(几率高)
④在商店购买超豪华版甜甜圈(几率低)

班纳喵
获得条件
①获得妮妮喵赠送的紧身胖次(几率高)
②获得寡寡喵的逗猫棒(几率高)
③购买稀有商品超大号胖次(几率中)

寡寡喵
获得条件:
①获得吧唧喵赠送的牛奶(几率高)
②获得肥啾送来的弓箭逗猫棒(几率高)
③在商店购买汤包猫粮(几率低)
④获得班纳喵的赠送的眼镜(几率高)

吧唧喵
获得条件
①获得邻居金毛史蒂乎赠送的牛奶(几率高)
②获得黑喵T'Challa赠送的李子树或振金手臂(几率高)
③在商店购买脆脆鲨口味猫粮(几率不定)

基妹喵
获得条件
①获得金毛大锤的捅肾刀并且金毛大锤有经过你家(几率高)
②在商店购买无限量豪华布丁(几率不定)
③购买稀有商品宇宙魔方逗猫棒(几率中)

查查喵
获得条件
①获得万磁喵
②自己家被万磁喵做成戒指送给查查喵

小叽居喵
获得条件
①获得一只妮妮喵(几率高)
②获得妮妮喵赠送的糖霜甜甜圈(几率高)
③获得贱贱喵赠送的白胖次(几率高)

T'Challa喵
获得条件
①金鱼干达到100000,振金鱼干达到1000(几率低)
②获得稀有商品心形草(几率高)
③有一只吧唧喵并且吧唧喵赠送了振金手臂(几率高)
④在商店购买豹豹项链或者Kimoyo(几率中)

今天先更到这里撒

君臣(架空明朝au)

 本文为架空明朝au,最后有作者不要face的客串。
    与真实历史无关,请勿带入历史真实人物。
    可参考《绣春刀》和《忍者蝙蝠侠》,可能ooc

     在与乱党、后金人一战后,奄奄一息的明国不知被从哪来的一群神秘的侠义之士所助,又恢复了大半的元气。

  自此过后,新皇朱逸改年号为天赐,而自那以后明国也或多或少地有了些时好时坏的变化。

  ……

  天赐二年,年初。

  新皇为了能够使国家能够稳健,为这些侠义之士加官晋爵,同时要数殊荣最大的莫不过于是Wakanda的国王T'Challa,他被新皇封了“豹王”顺便在京师为他建了一座不菲的豹王府。当然同为一国之君T'Challa自然也知道明国的新皇帝对Wakanda的振金十分感兴趣。

  进行过外宾巡礼以后,朱逸特地邀请了T'Challa和Okoye将军在御花园赏花品茶。

  “我知道你现在需要什么,朱逸,不过这件事我觉得我需要时间去与我的臣子们去商议。”他把玩着手里的冰裂纹茶杯,看着这位和自己年龄性情相差不了多少的东方皇帝,更多的是想和他友好往来,但这次洽谈与国事有关,所以不能丝毫马虎。

  “T'Challa国王,希望你能接受朕的美意,毕竟这对我们双方都是百利而无一害。”

  “你的提议本王会去考虑,Okoye,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先告辞了。”东厂厂公魏钦亲自送T'Challa和Okoye离开了紫禁城,临走时他还给T'Challa留了一句话:“听说回国一直在通缉的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走私犯,如果微臣没猜错,那个人很有可能已经在这里了。”

  “是吗?”T'Challa沉吟了半晌,似乎明白了什么,一言不发地离开了紫禁城。

  与此同时,北京城熙熙攘攘的市集里贴着“斯塔克制造局”招工的告示,就连小酒肆都知道“斯塔克制造局”的金字招牌是皇帝御笔亲封的。

  “小二,温酒!”

  “好嘞,这位爷。”

  刚从北镇抚司交完差的Erik Killmonger横在长凳上,百无聊赖地看着手里的那张“斯塔克制造局”的告示,很快他的眼神就移到了工钱每月十五两银子那儿。

  “唉,小伙计。”Erik叫住了正要递酒的侍童。

  “爷,你有什么事要吩咐吗?”侍童见Erik的肤色比这中原人黑了不止些许,再看看他有些奇怪的发型和略带凶气的面容,他打了个激灵,见Erik穿着锦衣卫的常服,庆幸自己没有叫他“昆仑奴”要不然就会烙上一个污蔑官员的罪名。

  “小伙计,他就是个昆仑奴出身的小旗,怕他干什么,赶快给爷我们温酒热菜来!”

  “你看我做什么,别以为你被百户大人赞赏几句你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那在酒肆里大声叫嚣的卫总旗是锦衣卫世袭出身,自Erik进北镇抚司以来就十分看不起他,久而久之Erik也不知道被哪个多舌之人扣上了一个“昆仑奴”的帽子。

  Erik早就对这个顶头上司不爽很久了,他冷冷地看着那几个嘲笑自己出身的同僚们,生吞了一口烈酒,继续在嘲笑声里匍匐着。

  “他还真以为自己与豹王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了,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这种靠着吃朝廷泔水的人,怎么能跟豹王比?”

  Erik清楚那群酒足饭饱过后的锦衣卫们离开酒肆之后便是去不远处的教坊司去和艺们度温柔乡,他戴上了藏在他身边许久的金钱豹项链,随着一阵冷风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了大街上……

  两年前,以为自己早已命丧黄泉的Erik发现自己穿越到了这个世界里,不过那时在泉州给葡萄牙船主在码头搬货的日子可不比现在好多少。

  “你,快点给我把货物运过去!”

  船主见Erik没有理睬他,狠狠地用铁鞭抽着他刚刚结痂的旧伤,知道他背上的伤口在烈日下皮开肉绽闪着血光。Erik忍着疼痛,跪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你,别以为你个子小就可以逃过去!”气不打一处的船主又将魔掌伸向了一个新来的小男孩。“船主饶了我吧,我今天又得了咳急……”没等男孩解释完,铁鞭就像雨点般抽打着他。

  “你要是在拿身子不好做你偷懒的幌子,老子就把你和那个昆仑奴卖到窑子里……”

  Erik一脚踢趴了飞扬跋扈的船主,他扭断了锁链,一把抓起了他的衣襟。

  “好……好汉饶命啊……”

  Erik只是冷笑一声,撕掉了早已被铁鞭抽得每一处好地儿的衣袖,船主见他身上密密麻麻的点状纹身,恶寒到差点昏过去。

  “老子杀一个纹一个,我看你也很想和它们一样!”Erik用锁链勒住了船主的脖子,就在他快要得手时,一个低沉的男声阻止了他。“好汉且慢,为一个这样的奸商而坏了自己名声岂不是有些得不偿失了。”

  那人虽然衣着朴素,但仔细看看他穿的服饰便可看出这人可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我劝你还是别插手,先生。”

  “沈大人,我这朋友不是本朝的人……说话难免有些……”男孩试图去向沈大人解释,沈大人则是一笑了之,他伸出手扶起了Erik。

  “你叫什么?”

  “我怕你会听不懂。”

  “自从那群侠义之士帮助大明以后发生的一切比这儿更是让人难懂。”

  “Erik Killmonger。”

  “你可否愿意随我回到京师,我觉得你是个可造之材。”

  Erik接受了他的好意,就这样过去了两年,他想都没想到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到了这个历史上都没有出现的时代,不过他现在需要时刻跟踪着那个令他厌烦的总旗大人,或许他还会给自己更多有用的消息。

  而Erik的脑海里总是会浮现出一个猜想,当今皇帝亲封的豹王正是自己的堂哥——T'Challa。

  Erik一路跟踪到了教坊司,他悄悄从后门溜了进去,只见教坊里的莺莺燕燕早已等候那群锦衣卫们多时。

  “大人,劳顿了一天了让咱们这些姑娘们来伺候了~”

  “姑姑,你说的那新来的哪去了,我这请的一个贵客早在这里等了好久了。”

  “总旗大人您且歇好,您也知道这雏儿是刑部刚送来的,难免会……不过姑姑我早就让人带她去梳拢了,您先喝口茶,一会儿就把这小妮子给你舒服舒服……”

  “克劳……他不是早就被我给干掉了……”Erik就像黑夜中的金钱豹,伏在暗处观察着这里的一切。

  只听见乐姬们开始唱起了靡靡之音,舞姬们跳起了勾人的舞,在这温柔乡里的达官显贵都似乎忘却了一切,一个走神的舞姬正向自己的意中人暗送秋波,却没成想正眼对上了从教坊司正门大摇大摆走过来的T'Challa。

  “豹……豹王爷,奴家竟然不知道您今夜竟大驾光临这里……”老鸨看见身着一袭黑袍的T'Challa眼里尽是不可接近是冷漠,背后不禁有了些许丝丝的凉意。“看什么看,还不赶紧的!”老鸨悄悄地骂着小厮,T'Challa被送到了一处上好的厢房里。他见小厮们离开。

  梳着一把子的丫头给他们二人端来了精致的茶点,随后头也不抬地迈着小碎步匆匆离开了厢房。

  “端茶的小丫头似乎很怕我。”

  “嗯?”T'Challa挑眉看了Okoye一眼,Okoye眼神示意着内窗外,很快他们听见了厢房外两个丫头的窃窃私语。

  “那个豹王爷身边的……是不是……黑尼姑,她看起来凶巴巴的。”

  “嘘,别瞎说,那是豹王爷的贴身护卫,赶紧去给下面的几位爷换点茶水……”

  “想不到你是这样的T'Challa?”Erik从房顶上跳了下来,他可不想这么轻易地就放弃这个似乎能够“抓包”自己堂哥的好机会,他嘴角微微上扬,瞄准了对面的一处灯火通明的厢房,一脚踹了过去。

  “游戏开始了,国王陛下。”可是Erik这次失算了,他踢错了门不说还正面撞上了正在享乐的两男一女,愣是吓得拿两个倒霉蛋站不起来了。还把坐在楼下的克劳给引了过来。而穿着金钱豹战衣的Erik愣是和克劳来了个正面对视。

  “哦,国王陛下,原来你也来到这个好地方了?”克劳评价了好一会儿Erik的战服,甚至还提到这个东方国家的人现如今最流行的就是金饰,想不到他的“国王陛下”竟然如此时髦。

  Erik不想再听他继续讲下去,要不是因为这里人多,他早就一枪再崩了这家伙。但克劳这次可不会轻易放过他了。

  “别走啊,国王陛下,我和我的新朋友们想和你再谈一会儿呢。”

  几个黑衣刺客纷纷围住了Erik,他站在暗处的走廊里,用余光看看楼下再看看走廊对面突然换掉的端茶丫头,似乎有了个更好的主意。

  “想抓我,先抓到猫再说。”

  Erik用暗器吓昏了正要敲门的端茶丫头,而茶壶打碎的声音也被坐在厢房里许久的T'Challa听见了。Okoye拿出了手里的振金矛,准备出去查看情况。

  “不要太张扬。”T'Challa喝了一口茶。

  “我似乎很期待这种不用墙的战斗。”Okoye循着外面激烈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从厢房里走出来,竟然看到了远处正在跟一群黑衣刺客打成一团的Erik,还有正在隔岸观火的克劳。

  此时Okoye感觉自己被人碰了一下,她回头见身后站着看似东方的达官显贵实则从她与T'Challa进教坊司开始就跟踪着他们的几个白人,她摆出一副“终于可以打”的表情,简单粗暴地用振金矛料理了那几个伪装成东方人的喽啰。

  “将军,没想到我们在这里见面了?”

  “你们慢慢叙旧吧,Wakanda人们。”克劳从袖口里伸出了机械手,一个空气炮炸掉了教坊司大堂中央的木雕,试图趁乱逃跑。

  “克劳,我们还没见面你就这么急着走吗?”T'Challa从二楼一跃而下,拦住了他的去处。这下教坊司可真的出了不小的乱子了。

  “来人,当即捉拿这些刺客!”

  卫总旗有预谋地派部下围住了T'Challa、Erik、Okoye三人,就在双方对峙的时刻,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教坊司外传来。

  “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敢擅自处置Wakanda的国王和他的堂弟N'Jadaka亲王。”

  “那你又是哪来何方神圣,有种你进来说话!”

  Shuri拿着T'Challa留在豹王府的御赐令牌,为了让他们看清楚,还特意喊了一句:“你们总该知道,我哥哥可是这个国家皇帝亲封的豹王!”

  “Shuri,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只见T'Challa一露脸,锦衣卫们也不敢下手了。更让他们震惊的是平时他们一直被讥讽为“昆仑奴”的Killmonger小旗竟然是当今豹王爷的堂弟,Erik不屑地看着T'Challa。

  “你想怎么处置这个家伙?”Erik拽着克劳,伸出豹爪对准了他的颈动脉。“给你们的锦衣卫送去可好,我的王府可没有监狱去关他。”话音刚落,T'Challa带着身边的人离开了,走之前顺便把王府的振金令牌悄悄塞给了Erik。

  ……

  与此同时,京师郊外一处小宅里,一个带着面具、身着红衣的带刀侠客正和一位坐在那里吃着点心的女子正喋喋不休着。

  “哈,看来只有我们两个能看破这第四重墙”女子呷了口米酒。

  “今天那对兄弟可真是破坏了美妙的一晚……”

  “嗯,此话怎讲?”

  “吓得那两男一女……”

  “哈哈哈哈哈……”女子爽朗的大笑着,她从首饰盒的暗匣里取出了一把金瓜子拿给了红衣侠客,表示接下来京师她需要亲自到京师去看看这些有趣到不行的好戏了……

——TBC——

【陛下×你】今世前生③

  絮果篇

        不知何时,我又陷入了回忆的梦境里。

  十三岁时发觉的读心能力,或许就是我被拉进地狱的祸端。

  几年前,那时被感化院的人体实验折磨得不成人样时被扔回病房里的我,每天都在乞求着上天能够给我能够逃出来的机会。

  终于在某一个阴沉沉的早上,这个用来折磨无辜生灵的屠宰场,终于得到了它覆灭的那一天。

  可是感化院的幕后主使似乎早就知道这个地方终究的归宿,他决定派人把我们一个个都处理掉,试图找到出口的我被一个杀红眼的工作人员打了麻醉剂,正准备被抓到手术室……

  可是自由总是令人垂涎的,如果我现在选择听天由命,那就任由无情的手术刀划破你的五脏六腑,所以我拼尽全力在麻醉药发作的最后一刻选择了反抗。

  可是这还是失败了,失去知觉的我亲眼看着他们用刀子戳进了我的脊椎,眼看着他们在我的身体里注入了新的实验药剂。

  “她的脊椎现在已经断掉了,用麻醉剂也是浪费。”

  注入实验药剂的那一刻,随着麻醉剂的失效再也不能抑制我新心裂肺的疼痛,我发了疯地喊叫着,直到手术室的墙不知道被什么人炸开了,那一刻我就像抓住了一束未知的光,不知是哪里来的自信让我相信一定是有人来救我了。

  我用尽全力,用自己的读心能力控制了即将给我安乐死的护士。用她的躯体让这些感化院余孽自相残杀。

  “救我……”

  “抓住我的手。”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我的耳边传来,我抓住了那只像猫爪一样的手,随后就被抱了出去。

  那个救我的人一直提醒我不要睡着,但我却看不清他的脸。就这样不出一刻钟,那群神秘人把我带出了这个黑暗的地方,而当我再次回到自由的怀抱时,我就像手无缚鸡之力的婴儿般,沉沉在阳光的怀抱下睡去……

  我昏昏沉沉地又在一个类似于手术台的地方醒来。有个深色皮肤的女孩正快步向我走来。出于防备,我试图从病床上下来,可是我却再也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腿了。

  “你现在需要休息……”

  “不,我可以是……”我不顾她的帮助,重重地摔了下来。我听到他似乎是去叫她的哥哥去了,刚捡回半条命的我,蜷缩在一角暗中观察着这里的一切。

  我看到了一个穿着像猫咪服装的人。我狼狈不堪地看着他,示意让他们把我放走。没想到他同意了,只不过条件是,让我在这里接受治疗。

  “你叫什么名字?”

  他缓缓把我送回了手术台上,我看着他,轻轻地将双手放在他的太阳穴上,直到现在我使用读心能力才得知,原来刚刚把我抱会手术台的这个人,正是不久前将我带出地狱里的那道“黑影”。

  “我叫尤娜,你叫……T'Challa对吗,或许我应该叫你王子殿下比较合适……”

  “我想你应该是他的妹妹Shuri公主,刚刚真的是冒犯了。”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Shuri惊讶地看着我,我指着自己的头,回道:“感化院的人都说我是会读心的变种人。”

  “Shuri,她现在的情况如何?”

  我看着Shuri摇了摇头,回道:“她体内的那些有害的药剂有百分之八十都消除了,只是……”

  “只是我以后恐怕丧失了行走的能力,对吗?”

  “是的,我尽力去帮你,可是你脊椎里的实验药剂让你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

  Shuri有些自责地看着我,我平静地看着他们兄妹两人,回道:“谢谢你们能把我救出来,我能活着从那里出来……已经是万幸了。”

  “等你完全康复了,我会亲自送你回家的。”T'Challa摘下了头盔,我们两个对视了许久,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到最后还是我打破了这般奇怪的气氛。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在那个感化院了……”

  后来T'Challa向他的父亲,Wakanda的国王T'Chaka说明了我的情况,破例允许我留在Wakanda这个对外隔绝的国家里。而我也在这里生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外界的一切似乎与我无关,就在某一个傍晚,T'Challa和坐在轮椅上的我在山坡上欣赏着Wakanda的日落。

  “听说Nakia姐姐又出国去执行任务了?”

  “盖上它。”T'Challa让护卫拿来了一条毯子盖在了我的腿上。每当他的身边不再有外人的时候,他就像一个温柔的大男孩。

  “我现在有些好奇为什么Nakia姐姐没有和Okoye一起加入朵拉护卫队,她从小就那么喜欢殿下您……”

  “可是我现在是她的前男友……”

  我扑哧一笑,回道:“要不是我不能走路了,我也想加入朵拉护卫队,因为只有这样将来就有机会报答殿下了。”

  “?”T'Challa有些愣愣地看着我。

  “尤娜……”他屏退了其他人,轻轻地握住了我的手。

  “我知道……T'Challa,我觉得我们应该等你和你的父王平息了在尼日利亚的那件事,我们再把我们的事情公布了……也不迟。”

  “你真是个傻姑娘。”他揉着我的头,推着我离开了山坡。

  “听说维也纳最近又巡演《图兰朵》了。”

  “不如我们在那里宣布如何?”

  “还是公事在先吧。”

  那时的我们谁都不知道,维也纳的那场意外,让我们没有成的兰因直接变成了再也回不去的絮果。

  “我应该早些发现的。”我嚎啕大哭着,身上沾着鲜血的T'Challa紧紧的抱着我,他不希望再有任何一个和他最亲近的人匆匆地从他身边离开,并且他会让害死他父亲的人付出代价。

  直到我从罗曼诺夫探员那里得知了T'Challa被软禁准备遣送回国的消息……

  如果我早一点发现……就不会发生悲剧了……

  如果不是我也跟了过来……就不会这样了……

  就这样我带着愧疚默默地离开了他。

  一年前,我接受了一位病友的建议,拖着轮椅只身一人赶到了一个叫“卡玛泰姬的地方。”

  从那以后,我结识了我的学长Dr.Strange,而我在古一法师的教导下通过魔法治愈了自己半身不遂的身体,但我有时进行魔法练习时会出现反常的举动,不久古一法师很快发现了我的问题,她告诫我,因为我自身独有的异能和魔法相处的并不和谐,而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在关键时刻使用魔法。

  “我想知道这个‘不和谐’具体是指什么?”

  “衰老、颠覆、无尽,而解决的办法是将这个过程倒过来。”

  很显然我当时并没有听懂她的用意,自从她去世以后,我便一直跟随在Dr.Strange身边当他的助手,为了能缓解我身上魔法与自身变种能力的排斥,他在摩洛哥选中了一个破旧的古董店,让我不断地通过一些古董法器的能量来中和这种排斥,这种办法微乎其微,时间久了我也开始做起了买卖古董的生意,顺便偷偷接受了CIA的一些小任务——为他们提供一些走私犯的消息,以便打发百无聊赖的时间,直到克劳的光顾……出于愧疚的我想暗中帮助他们却没成想遇到了他。

  我再次从这长长的梦中醒来,只不过这次我是坐在了一个类似于监狱的地方,确切点说,这个地方是Wakanda关重要犯人的地方。

  伏特加的酒劲还没过,我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奇异博士:我有句mmp一定要讲

贱贱……贱贱你……
陛下:是我拿不起刀了,还是贱贱你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