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asha Vivien

【丽星】女才男貌(于曼丽X星爵)chapter1

  新的开始
         曼丽这一觉睡得很长,也许是因为那个白衣女子,她这次睡得十分踏实;温暖的阳光轻轻刺过她紧闭的双眸,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下床观察着四周。
  “早上好,曼丽小姐!”
  突然冒出来的人声让于曼丽警觉起来,她抄起床头柜上的台灯,时刻都在警惕着这个令她陌生的地方。
  “曼丽小姐,我是您的智能保姆,请您放下手里的台灯,让我带你去用早餐。”智能保姆乖巧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智能保姆?!”于曼丽一头雾水地把台灯放了回去,顺便问了一句:“这是哪里,现在是什么时候?”她的问题很快就被智能保姆接受到,它继续用它的柔声回复道:“这里是山达尔星Nova间谍总部,现在是2014年……”
  “2014年!?不应该是民国……或者是193x年……”于曼丽再一次陷入了一个“谜团”里,这就是白衣女子所说的“新的开始”,而且既然是201x年,也就是说自己穿越到了未来,那……还没等她想完,一片片全息影像闪现在她的面前,上面写着她在这里的资料;除了名字和年龄还是自己的以外,其他的部分全部都变了。上面写着她出生于1989年,14岁时因遭遇变故被拐到这里,后来因为受到高层人物的赏识,成为了Nova间谍部的一名女间谍;几个月以前因为飞船故障导致降落时重击头部导致脑震荡。
  “卫生间在哪里?”于曼丽穿上了棉拖。
  “出门左拐。”
  走到卫生间的镜子前,她看着自己,和以前没什么区别;接着她看着那些未来风格的装饰,真的觉得自己仿佛不是本人,或者这就是一个梦。
  她打开水龙头,把头浸在水里清醒片刻,然后在智能保姆的帮助下,找到了衣帽间,衣柜里竟然放置着她过去穿过的那些衣服,包括她和明台做任务时穿的;特别当她拿起那件桃粉色绣花旗袍的时候,小巧的鼻尖不禁有一股酸意涌了上来。
  那时,华灯初上。假扮舞女的她和假扮纨绔子弟的明台在舞厅里成为了最闪耀的那一对;虽然说每一次任务都是在死亡的边,界但是他在,她也不在乎了,有了他,就已经足够了。
  就在她准备收起那件旗袍的时候,一张夹在盘扣上的字条滑落下来,于曼丽拾起那张字条,上面写着:“祝你在新的生活里过得快乐,请接受这里的一切。”没有落款的人名,但是她也能猜到,估计是那个女子留下来的。
  “曼丽小姐,离到总部的时间还剩半个小时,请尽快整理好行装,然后用早餐。”智能保姆在她从洗手间出来开始,就一直重复着这句话,于曼丽尽量让自己进入这个“新开始”的状态,她换了一身复古的白上衣和一件深棕色的阔腿裤再配上牛津鞋和风衣;吃掉智能保姆准备好的三明治以后,戴上贝雷帽,拿起手袋,缓缓问道:“你能把我带到那个间谍部吗?”
  “接收请求,您将在十分钟后到达Nova间谍部。”智能保姆使用无人驾驶的汽车把她带到了现今她工作的地方。
  现代化加未来风格的建筑让于曼丽差点觉得自己是从乡下来的姑娘一样,但是毕竟自己接受过训练,她依旧镇定地走进了总部,就在她走进总部的那一刻,一阵蓝光在她的身上乱扫着,她以为是灯泡坏了。
  “验证成功,曼丽探员,请到您的上司凯斯女士的办公室。”
  “什……什么,凯斯女士是谁??”于曼丽望着扫描仪,然后又来了一句:“可否带我去找她?”扫描仪很快给了她答复:“请直走到电梯处,然后告诉它你要去的地方,谢谢。”
  “好吧……多谢……”于曼丽顺着扫描仪的答复,径直走到了电梯处。
  “验证成功,欢迎回来,曼丽探员。”
  “请带我去凯斯女士的办公室。”
  电梯缓缓上升,知道第120层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打开门便是一间宽敞的办公室,办公桌后面有着一个巨大落地窗,能够俯瞰着山达尔星的城市。
  “欢迎回来,曼丽小姐。”一个红皮肤的棕发女子身穿制服坐在她的面前;因为怪异肤色人种刚才在路上的十分钟里已经看到不少了,所以于曼丽只能慢慢接受这些,虽然还是有些许的不情愿。
  “您好,凯斯女士。”于曼丽依旧从容地看着她;凯斯打开全息影像,上面显示的是自己的详细资料以及曾经做过的任务档案。“我已经知道你之前因为脑补重击导致记忆受损,但是从你刚才进门一直进电梯来到这里的一举一动,你的能力并没有什么损失。”于曼丽听到凯斯对她的平价,淡淡的回复道:“后面的事情还需要您帮忙指点了。”
  “我想你很快就会恢复的,如今有一个很紧急的任务需要你,介于你的能力并没有什么损失……”凯斯关闭了于曼丽的资料,换了一个陌生男子的全息影像,上面写着他的全名:彼得·杰森·奎尔。
  “这个人曾经因为偷窃被逮捕过,只不过这一次他要偷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小物件,而是宇宙灵球;我们需要你跟踪他,然后等到他偷走灵球以后顺便将他逮捕。”凯斯关闭了全息影像,把一个透明的平板电脑递给了于曼丽。
  “关于他的资料全在这里,他可是个花心鬼,曾经去打探消息的布莱尔探员因为他差点倒戈,后来他有了新欢之后,我们才得知他要去偷取灵球的消息。”凯斯给于曼丽倒了一杯咖啡。
  “谢谢,这种目标我以前经常遇到。”于曼丽抿了一口咖啡;凯斯很满意地看着她,“所以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如今任务紧急,我们恐怕不能顾及你的身体原因了,曼丽探员。”
  一想到那张字条,当下事情就是接受这个重生以后的新身份和新生活以及新任务,她把咖啡杯放到了办公桌上,看了一眼手里的资料,从容的说了一句:“接受任务。”
  “欢迎您回归,曼丽探员!”

帕起时(改编自《风起时》仅供娱乐)

首先先祝帕帕生日快乐,看到大家都在为帕帕写诗,我打算用琅琊榜的主题曲《风起时》填词,文笔不好,不是专业的,勿拍

风(帕)起时(帕帕生日特别版)
银河 快意泛舟
不知者何求
侏罗乱 何人解祸
驰骋心之火
悠悠 无尽太空
只愿寻佳人
大漠寻 豪勇侠客
策马奔腾解缰索
克敌于音 美曲作伴
里依沉寂 而立不惑
斯其俊才 无人可叹
帕藏于心 轻言而侃
拉弦声声 即我心恋
特立独行 少年依旧
生于乾坤 卓尔不凡
日月如梭 星光仍闪
       快意
       乐然

如果没猜错,橙子手里拿的水枪应该是星爵的那个

不好,我的脑洞又开始了

【丽星】女才男貌(于曼丽X星爵)

  好吧,我承认这是一个脑洞超级大的文
  丧病的cp足矣媲美导弹
  借鉴一下暴走看啥片儿的体裁,应该是酱紫的:
  逗比侠盗俏佳人,女攻男受四处通缉
  ╮( •́ω•̀ )╭我真的该吃药了 ,但愿不会崩,嗯,就酱,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 •́ω•̀ )╭
  序章
  当枪声响起的那一刻,一阵刺痛穿过她身体的时候,看着站在城墙上面的明台,她露出那最美的笑容,伴着枪声缓缓地从城墙上坠落。
  那一刻,是一种含着泪的片刻幸福,也是一种带着阵痛的片刻快乐,和明台执行任务的场景一幕幕地在她的脑海里映现着……她的灵魂似乎在慢慢地飘向天空。
  “这是……死的感觉?”
  于曼丽缓缓地爬了起来,发现自己身上穿着一件素白旗袍,她观察着四周,除了她站的地方是码头以外,其他地方都是一片汪洋,码头旁边用绳子拴着一只小船;这里时不时还会袭来一阵阵冷风,除了风声和高跟鞋接触木板的击打声,安静地令人战栗。
  她抬头看着天空,却没有看到月亮,那一片漆黑让她觉得这并不是夜晚,而是自己的灵魂来到了阴间。
  于曼丽没有看到传说中的阎王或者是上帝,更没有看到奈何桥上,端着一碗汤水的孟婆或者是身穿圣洁白衣的天使,她看着那只小船,打算乘着它到对岸去看看有没有和她同行的人,就在她准备解下绳子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她。
  她本能地抽开了手,看到一个白衣女子站在她的面前。
  “你是……天使吗?”于曼丽看着她,白衣女子和善地把她扶了起来,缓缓地回答道:“我是来帮你的人。”
  于曼丽对于白衣女子的回答表示很不解,如今她是已死之人,早已化成孤魂野鬼;那些以前的是是非非早就与自己无关了,除了自己心心念念的明台,或许他早已和那位程大小姐举行婚礼了,白衣女子看着于曼丽那从容却又带着几丝忧愁的神情,把手搭在了她的腕上,白衣女子知道于曼丽在世时的一切,她柔声向她问道:“曼丽,有件事情,我想征求你的意见。”
  “什么事情?”曼丽以为她自己要被面前这个白衣女子送到地狱,只是面前的这个白衣女子依旧淡然地回复着:“别紧张,你的命格不该至此;只是如今你已到阴间,虽说我可以让你在回到阳间一次,但是还是要尊重你的意见。”
  “你想让我再复活一次,这一定需要条件的吧……”于曼丽的语气变得有些兴奋,白衣女子点了点头,又开口道:“条件就是你不能再回到你原来生活的地方,你会被送到另外一个地方开始你的新生活……”白衣女子看着从兴奋变得失落的曼丽。
  “那我还能见到明台吗?”
  “几率非常小,但是也不会见不到,如果你不想这样,我现在可以带你去奈何桥……”白衣女子看着犹豫不决的曼丽,耐心地等待着她的答复
  “我愿意!”于曼丽坚定地回复着这三个字。
  哪怕是自己被送到天涯海角,只要能够见到他一面,她也不会怯缩,自己都是死过一次的了,已经没有什么令她所惧怕的了。
  白衣女子解开了拴着小船的绳子,让曼丽坐着小船离开这里。“它会送你到阳间,你便安心的小睡片刻……”她轻轻一挥,于曼丽便躺在小船上安详地睡去了。
  “曼丽,祝你重生以后过得愉快……”白衣女子目送她的小船远去以后,挥袖离开了……

这是我那丧病的拉郎
星爵X于曼丽

那一晚坠落
她笑着告别了明台
她以为她死了
然而她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天使:“如果让你重生,你愿意吗?”
曼丽:“这一定是有条件的。”
天使:“条件就是你可能会离他越来越远……”
曼丽:“还有见到他的机会吗?”
天使:“几率很小”
曼丽:“我愿意!”
……
确切点说,她已经和他相隔了一个宇宙
她有了新的身份、新的生活以及新的任务。
……
曼丽:“敢问‘英雄’贵姓?”
彼得:“这位美女你呢?”
曼丽:“锦瑟。”
……
彼得:“你会跳舞吗?”
曼丽:“难道我不会?”
……

我有一个大(丧)胆(病)的想法

今天又看了一遍伪装者
当我看到曼丽和明台共舞的时候
我竟然蹦出了这一个如此奇怪的脑洞
在脑洞蹦出来之前
我看了《银河护卫队》
然后我入了漫威第一舞王星星王子的坑
再然后…….
嗯哼
没错
舞姿令人心醉的曼丽
靠尬舞拯救世界的星星王子
……
没错
我打算写
曼丽X星爵(微台历夫妇)的拉郎

各位
在底下留言
给我建议
或者给我解毒
一定要留言啊
不然我可能就中毒了

     汉服化StarLord的服装初版,这里画渣一枚
在思考里很久以后,把第一部一开始尬舞的风衣改成褙子,把第二部后来换的衬衫画成吊带抹胸,我这脑洞也可以,如果可以,我打算把漫威电影宇宙的英雄们都汉服化一遍,大家可以在评论里发想画的英雄(●'◡'●)ノ
     P.S:但愿我把星爵的衣服画成这死样逗逼队不要来炸我(°ー°〃)

我就是个吃瓜的房东(论吃瓜房东如何降服训龙师)

03
套路的意外总是如此的突然
  “刚才那几个人是一起的吗?”欧文看着脸再一次被气蓝的欧阳蔻,“你,在生我的气吗?”欧文抱起布丁,径直走到欧阳蔻面前,“没有,只是布丁最近有点不听话……”欧阳蔻其实很不习惯他去碰她的宠物,但介于她是房客,也不好说出来,就把责任推在了傲娇的布丁上。
  “或许是见到我的原因,她一直都很听话。”欧文把布丁放到地上让它回窝里睡觉,光线昏暗的走廊里只剩下他和欧阳蔻。
  “我听彼得说,你在找一个和我很像的故友。”欧阳蔻用问题打破了尴尬的气氛。“不,你就是米娅,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欧文看着面前这个对他来说熟悉但对她来说却什么都不知道的欧阳蔻,总觉得她有点怪怪的。
  “我只知道,彼得他把我的账本那给你看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些很模糊的片段在她的脑海里出现,一个女孩在游轮上欣赏风景,后来游轮沉到了海里……
  “回去睡觉吧,已经不早了。”欧文已经很确定面前的这个米娅(欧阳蔻)估计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况且她身上穿的印满穿着汉服的小兔叽睡衣,他断定这个米娅不仅失忆了,而且性格也变了。“我现在睡不着了,不过我倒是对我以前那段记忆很感兴趣。”欧阳蔻觉得在这个平行世界里肯定有一个“相同”的自己,却因为什么巧合或是意外而重合了,或许通过面前这个人就能发现什么线索,自己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嗯哼?”欧文看着她,突然开口道:“但愿外面的餐厅还在营业,我们不如出去谈……”欧阳蔻怪怪地挑了挑眉。
  “格雷迪先生,我晚上……”还没等她说完,欧文就打断了她,说道:“你应该叫我……”
  “呃……欧文……呃……我晚上减肥不吃饭,而且现在都快要十点钟了,不如到对面谈?”欧阳蔻也只想到这个地方了。“难道你不怕有人会对你起什么歹意?”欧文用着玩味的眼神看着她。欧阳蔻插着腰,开玩笑道:“老娘长得这么难看,谁会找我……”欧文笑着看着她,回答道:“你那么可爱,谁会不要你?”
  “我还没说完呢,有你在我怕什么?”欧阳蔻鼓起自己的腮帮子,走进了电梯里。
  “等我一下!”欧文也随后跟了过去,当他们走出公寓大门的时候,欧文把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了欧阳蔻的身上。“谢……谢了。”欧阳蔻抬头仰视着欧文,不知道该说什么调节气氛,任由这么尴尬下去,因为从来都没有一个异性会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他们来到对面的小公园里,一边散心一边讨论关于过去的事情。
  “原来,你现在是训练那些迅猛龙的,我竟然是见习生?”欧阳蔻有些不可思议地想象着自己训练恐龙的那个场景,她估计会吓得双腿都直不起来。
  欧文看着一脸茫然的欧阳蔻,不禁笑了起来,“你刚刚来我这边的时候,就是现在这个表情。”他准备去抚摸欧阳蔻的头发,却被
  欧阳蔻狠狠地拒绝了。
  “我不喜欢别人摸我的头。”
  “抱歉……”
  欧阳蔻莫名觉得这种“摸头杀”是一种不言而喻的套路,最后这两个人只尬聊了半个小时因为欧文的“摸头杀”而被欧阳蔻给终止了,一直到回到各自房间之前,他们都没有说话,直到他们各自说晚安的时候。
  “如果你想找回你的记忆,下个星期和我一起去侏罗纪公园,机会只有一次。”说完,欧文关上了自己的房门,欧阳蔻一脸懵逼地拿下披在她身上的拿件外套,从衣兜里拿到了一个本子,她想把衣服和本子一起送回去,不过她只是在欧文家门外站了一会儿,也回去了。
  只不过她这次很难入睡,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翻开来了欧文放在衣兜里的那个本子;在本子的扉页上放着一张合影,更让人不解且又让人惊恐的是,这张合影里竟然有她!
  她把照片翻到背面,上面写着“和见习生的合影。”她继续看着那个本子,还看到了张合影,一个穿着白色丝质套装的金发女子站在欧文的旁边。
  “应该是女朋友……”欧阳蔻把照片放回原来的地方,本子上写的东西有些潦草,再加上她英语不是大神级别,艰难地看了一会儿后就把本子给放了回去。
  她坐在客厅里沉思着,却又听到了敲门声,她很不耐烦地准备去看是谁敲门。
  “谁呀!”大半夜的不睡觉乱敲门,欧阳蔻在心里骂着敲门的人,等到她听到明诚那磁性的低音炮之后,她如同曲筱绡一般地打脸了。
  她打开门,看到明诚端着一碗面站在她面前。
  “阿诚哥,你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吗?”欧阳蔻象征性地梳理着头发,“很抱歉这么晚打搅您,欧阳小姐,今天谢谢你帮我们找到明台,这碗面……”
  “这个不必了,阿诚哥,这是我作为房东该做的,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虽然欧阳蔻很想吃明诚煮的清水挂面,但是这都已经晚上十点四十五了,为了她不再长胖,只能忍痛拒绝。
        “那我就不打搅欧阳小姐休息了。”明诚对着欧阳蔻笑了笑;这一笑不要紧,只不过这么近距离看到明诚笑的欧阳蔻直接是醉心在他那迷人的笑意里去了。

我就是个吃瓜的房东(论吃瓜房东如何降服训龙师)

 02
      你们可以凑一桌麻将了
     “米娅姐,你今天不舒服吗?”小蜘蛛看着脸有些发绿又发红的欧阳蔻,欧阳蔻吃了几口蛋糕,对小蜘蛛很“郑重”的讲道:“彼得,我们有新邻居了。”
  “202那间竟然租出去了,估计那个新邻居是个很温柔漂亮的妹子吧。”彼得想象着新邻居的模样,不过欧阳蔻只是对他呵呵几下,然后端起盘子里的蛋糕,对小蜘蛛说道:“要不要去看看他?”欧阳蔻的笑容让小蜘蛛感觉瘆得慌。
  “呃……我……还是不……”小蜘蛛总觉得不太妙,不过拜访邻居也是一种礼节,在梅姑妈许可下,欧阳蔻带着他去了202,不过202的门是开着的,而且……欧阳蔻还隐隐约约地看到了猫爪印。
  “布丁……你干嘛要跑到这里……”欧阳蔻恨不得直接冲进去把布丁抱走,以免布丁有什么不测,不过她还是敲了门。
  “门是开着的。”欧文的回答声让小蜘蛛的美好幻想彻底破灭。“为什么不是妹子!?”小蜘蛛有种被耍了的感觉。欧阳蔻把那盘蛋糕塞给小蜘蛛,然而小蜘蛛拒绝了,然后这二位就很尴尬地走了进去就看到布丁乖巧地趴在欧文的怀里玩着毛线球。
  “这画面真美我不敢看……”欧阳蔻和小蜘蛛表示无话可说。
  “格雷迪先生,欢迎您入住202,这位是你的邻居彼得帕克,这蛋糕是他姑妈给你的。”欧阳蔻示意着布丁赶紧下来,只不过布丁这只傲娇的布偶猫无视了她。
  “叫我欧文,米娅。”欧文把布丁放在了沙发上,布丁继续玩它的毛线球,欧阳蔻表示很震惊,因为米娅这个名字只有哈德森太太、梅姑妈和彼得怎么叫,为什么一个陌生房客竟然知道她这个名字?!难不成是他看了自己的登记资料,不可能,登记资料上根本没写米娅这个名字,只有彼得帮她保管的账本上有她的这个英文名,难不成是……她回头了一眼在旁边看热闹的小蜘蛛。
  “呃……米娅姐,我还有作业要做,先走了……”
  “你不是刚才说写完了吗!”等到欧阳蔻回头的时候,小蜘蛛早就溜了。“彼得帕克!”欧阳蔻表示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好久不见,米娅,你还是那么矮。”欧文这句话让欧阳蔻觉得自己的膝盖中了一箭,不过他为什么要说“好久不见”!?欧阳蔻觉得此时的她好像被运气这东西开了个大玩笑,欧文离她很近,以至于她隐隐约约闻到了欧文身上汗味,欧阳蔻巴不得现在就把布丁带回去洗澡。“嗯,这位兄台,我估计是记性不好忘了你是谁了,我先带我的猫去洗澡,拜拜。”说完,她跑去准备把趴在沙发上的布丁抱走,只不过布丁这只傲娇就像被强力胶黏在上面一样,死活不走。
  “布丁,好姑娘,快跟米娅回去。”欧文抱起傲娇的布丁,把它递给了脸已经气的变蓝的欧阳蔻,然后只听到她“砰!”的一声关上门离开了202,然后拜托莎朗把布丁洗干净,然后正好遇到了刚到家的斯蒂夫。“嗨,斯蒂夫。”欧阳蔻看到斯蒂夫那阳光般的笑容,也算给这让人尴尬地一天来了一点治愈。
  “这一天一定很累吧。”斯蒂夫问道,欧阳蔻对她笑笑,回答道:“呃,肯定的,你们有新邻居了,祝你们过得融洽。”欧阳蔻勉强对斯蒂夫笑了笑,斯蒂夫看出她这一天肯定忙的不可开交,毕竟缺了一个哈德森太太这样的老手。
  而此时此刻,日月木娄和明诚在和托尼斯塔克商谈一个py生意,谈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以后,终于和托尼谈妥了。
  “你确定我们要加入那个什么神盾局?”明诚还是有点质疑日月木娄。
  “这可和以前不一样了……”还没等日月木娄说完,阿诚拽了拽他的袖口,只看见大姐正在用那凌厉的眼神看着日月木娄。“大姐。”日月木娄瞬间变怂地看向明镜。
  “阿诚,你们谈的怎么样?” 在楼诚两个人去复仇者大厦那边的时候,明镜自己一个人在第五大道上买了不少东西,顺便还给明台打了个电话,只不过明台这熊孩子以信号不好的理由给挂断了,然后她一直在大厦底下等着他们两个
  “谈的很顺利。”明诚回答道。
  “你们可总算谈完了,现在可以去找明台吧!”大姐语气一点都没有服软的意思,当然,日月木娄也不敢跟她顶嘴,然后和明诚带着大姐明镜乘着计程车去滑稽公寓。
  “阿诚,听说最近有个叫侏罗纪公园的地方很火,什么时候带着大姐去看看?”日月木娄对阿诚说道。“还是带明台去吧,那种地方他喜欢。”明镜依然很担心明台,巴不得现在就让计程车飞过去。
  欧阳蔻换上了她的印花睡裙,坐在椅子上织她的围巾,手机震动的声音让她一激灵;原来是小蜘蛛发给她的。
  【小蜘蛛:“很抱歉,米娅姐,是我告诉他的,他说他以前有一个朋友也叫米娅。”】
  之后小蜘蛛的手机里收到了欧阳蔻的回复。
  【米娅姐:“下次知道就行,听说你被披萨店的老板给解雇了,不如你每天放学到我这边帮我整理资料,我给你发工资。”】
  【小蜘蛛:“那就这么定了,工资面议。”】
  【米娅姐:(≖_≖ )】
         此时,日月木娄和明诚带着大姐明镜来到了滑稽公寓楼下,正好遇到了刚刚出门回来的欧文。
          “请问,现在公寓关门了吗?”明诚对着欧文用英文问道。“还有几分钟了。”欧文看了一眼手表。“你们是没带钥匙吗?”欧文看着站在一旁的日月木娄和明镜。
           “他说什么,有点听不懂?”明镜示意着日月木娄帮她翻译,日月木娄走到明诚身边,回答道:“差不多,请问房东还在这里吗?”
            “她是我邻居,你们找她有事吗?”日月木娄打量着欧文,穿的是很随意的休闲装,和自己完全是两个画风,在心里嘀咕着:“明台的这些邻居真是……”不过现在是要找到明台要紧,他也不想吐槽了,毕竟这里不是1945年的魔都。
             “是的,这件事很紧急。”明诚插话道。
             “我带你们去吧。”欧文的回复让楼诚感觉如同乌云被拨开一样,明诚领着明镜跟着欧文坐电梯到二楼去,只不过日月木娄依旧是食物链底端(¬_¬),被明镜给甩在后面。
              “为什么看不了《伪装者》,我要看阿诚哥!”欧阳蔻打开youku搜索伪装者,却看到了“404”的字样,再一次觉得这个世界无爱了,估计可能是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伪装者》这部电视剧,因为台历夫妇都出来了;就在她还在心痛的时候,突然敲门声让她很烦躁。“谁啊,大晚上不睡觉!”她打开房门,看到一个身穿织锦绣花旗袍外穿貂皮大衣的中年女子,再仔细看看,她彻底懵逼了。
              “这不是大姐明镜吗!!!”还没等她要问,明镜就已经先问上她了:“小姑娘,请问你们房东在哪?”
              “我就是。”欧阳蔻回答道。
              “您是要找明台先生吗?”欧阳蔻不想再装作不知道了,干脆直接问她。明镜听到欧阳蔻的反问表示很不可思议。“你怎么知道,我们来是要找明台的。”明镜理了理她的大衣。“明台先生和她的夫人在302。”欧阳蔻回答着,只看见明镜身后站着一个她熟悉不过的那个人,没错,就是她最喜欢的阿诚哥明诚,而且他还站在那个欧文的旁边;不过阿诚的魅力值太高了,欧阳蔻早就把他给忽略了。
           “小姑娘,谢谢你了,我们来这里也是要租房子的。”明诚的低音炮完全让欧阳蔻忘掉他在说什么了。“哦,租房子啊,我带你们去看一下。”这位“重色轻邻居”的房东屁颠屁颠地带着这三位到三楼去了。
             欧阳蔻的内心如同放烟花一般,因为男神阿诚哥就站在她身边,这个时候,明镜看了看她,语重心长地对着楼诚两个人讲道:“这小姑娘可真像我当年一个人整顿明氏集团的我,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你今年多大了呀?”
           “我叫欧阳蔻,今年18了。”
           “我就说嘛,日月木娄你看看,这小姑娘真像我当年的样子。”明镜笑着看着没有任何话语权的日月木娄。
            “是,大姐说的是。”日月木娄看着在一旁看好戏的明诚。
            “那边是302,有事就到二楼找我。”欧阳蔻迷妹一般地对着明诚微笑着。“多谢欧阳小姐。”明诚冲着她摆摆手,然后看着她乘电梯下离开了。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了,沉浸在明诚美手美颜的欧阳蔻却被面前这一幕给幻灭了。
             欧文又在逗她的布丁(งᵒ̌皿ᵒ̌)ง⁼³₌₃